SISTERS 

我们的生命先后顺序 在同个温室里
也是存在在这个世界 唯一的唯一





两个人 


两个人在一起 一半的心在看风景 一半的心在他那
如若直直的連在心裏的 都是他 风景便无足轻重
那么宁可不。
祝福我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文字,可不可以是遊戲? 
我们在老家 158
photo by fishes ,feb,09

在这里我能够安心的看见为我所熟悉、所认知的仓颉字。确实是最大的慰藉。
大概因了平假文与片假文带上了不少汉字的意义和影子,我才不会嗤之以鼻。
可是啊。它们像是破碎的音箱。回响着和鸡肠文毫厘不差的音节,生硬随意。
又有如何的书写能有繁文缛节似的祭祀?
又有怎样的音域能有字正腔圆纇的端庄?
岛国的破碎永不能领会厚实的半坡与蓝田。莎士比亚不能。川端康成不能。
这是我的骄傲。这是我们的骄傲。这是民族的骄傲。


然而。这亦是我们的罪孽。
我们或许、必须要为它俘虏。
在五月天的「開天窗」的歌詞裡,突然冒了一句:
「一句歌詞怎麼讓你很難忘,方文山林夕和我都在想,想破頭,也鑽不進一個緊閉的心房。」
还有阿信对方文山的说法:
靠,他真的是台灣水電工變身的嗎?真難相信。
不過,要從水電工變身成方文山,努力是少不了的。
我一直很佩服那些多产的写者,怎么能游刃有余于文字中
我不是词人的料,也不是小说的材,唯有偶尔的附庸风雅
与及满满的仰慕、自卑、庸碌。最后的是——疑问——


文字,可不可以是遊戲?
文字,可以是我們的獨行,可以是我們的田競,可以是我們傷心的居所、與快樂的知己。
文字,讓我們對不滿飛踢,對生命質疑,對夢想呼喚,對愛情小心翼翼的憧憬。
文字,它就是我們建築輝煌的回憶之城手上的砂石、鋼筋、與水泥。
文字,當然也會是我們最認真的遊戲。
2008 CHINA!!!STAND UP!!!! 


CHINA!!!STAND UP!!!!
CHINA!!!STAND UP!!!!
CHINA!!!STAND UP!!!!
2-0-0-8
北京加油,
中国加油。